中国口腔技师前途命运的思索

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报道,文章来源于欧洲时报德国版,标题是“中国假牙价廉物美抢占市场,德假牙技师感到威胁”。文章大意是中国生产的假牙在德国市场的占有率正在急剧上升,这引起了德国传统假牙技工的担忧。廉价的假牙对病人十分有吸引力,因为德国假牙的价格实在过于昂贵。德国牙科医生联合会(KZBV)的会长艾瑟说:“外国制造的假牙质量本身并不比德国差,但如果病人追求精致并且美观的产品,那么德国本土的假牙无疑更加值得信任”。当前最担心中国假牙“入侵”的是德国假牙技工们,他们害怕廉价的中国假牙有朝一日会彻底占据市场,从而让他们“昂贵”的传统工艺无处容身,因为在价格上,他们的产品完全无法和中国假牙竞争。

 

我相信大家看到这篇报道会有不同的见解,让中国假牙具有如此“竞争力”的无疑是它的生产模式,我们通常叫它“流水线”。可能很多牙医对这种“流水线”制造出的假牙并不待见,但你绝不可以否认,“流水线”制造为我国甚至世界牙齿修复做出的巨大贡献,它让很多低收入人群享受到美观的陶瓷假牙,这无疑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在此,我们除了要感谢“流水线制造”的发明者以外,更要感谢默默工作在“流水线”的广大中国技工们,他们真的是很辛苦。但随着国民口腔美学意识的提高,现阶段“流水线制造”出的假牙已经达不到高标准的要求,它集中表现为以下几点:

 

1. 同质化现象严重,“千牙一面”这很难适合个性化要求极高的前牙美学修复。

2. 制作工艺粗糙,大部分工厂制作假牙时仍然只用体瓷、切端瓷、透明瓷这老三样,颜色简单,层次感不强,形态呆板,假牙感过于明显。

 

1.webp_副本

2.webp_副本

很多技师、医生把这些现象归罪为“流水线制造”,于是乎近年来出现很多独自完成上瓷车瓷的美学工作室。那么,这些问题真的完全是因为“流水线制造”带来的吗?我们的实践已经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大部分的美学工作室工作开展的并不理想,虽然他们的员工都是以前公司的技术骨干,但生产的产品并没有与流水线制造有质的差别,更不能与国内几家著名的大公司产品竞争。(为数不多的几位优秀技师的个人工作室除外)。有的工作室甚至又回到了流水线模式,显然现阶段我们义齿加工问题并不是完全因为“流水线”制造这种生产模式带来的。那么,究竟问题出在哪里,下面我来分析一下:

 

我们就拿美学前牙为例,影响义齿美观性的主要有两大方面的问题:

 

1.修复材料

2.制作工艺。

 

大家想一想,您以为哪个因素更加重要,可能很多人会说一样重要,但我们在向顾客宣传时(义齿公司面对医生,医生面对患者)都会这么说:“全瓷牙要比烤瓷牙美观”,“铸瓷的美观性要好于二氧化锆”,显然在我们潜意识中认为修复材料对义齿的美观性具有决定性意义。事实是这个样子吗?下面两例二次修复,都是二氧化锆替换铸瓷,原因是由于修复体边缘牙龈出现萎缩,修复体使用都在10年以上,患者对于以前铸瓷修复体的美观性还是认可的,但我们看到修复后的二氧化锆更加漂亮,而且还非常自然。

3.webp_副本

4.webp_副本

 

当然了,这绝不是说二氧化锆的美观性要高于铸瓷牙,而是我们的制作工艺改善了。其实决定义齿美观性的不是材料,而是制作工艺,在欧洲很多国家,金属烤瓷仍作为美学修复的首选。既然我们知道决定美学修复的主要原因是制作工艺,那么现阶段我们修复中出现的问题,就应该是在掌握制作工艺的技师这个环节上,那么我们技师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在哪里?

 

1.首先在技师培养方面:比如在德国要想成为一名技师,除了要学习相关专业知识以为,还要经过3年的学徒培训。而在我国技师队伍的主力军是义齿公司招来的学徒工,他们在入厂前大多都不知道人嘴里究竟有几颗牙齿,没有经过任何理论知识的学习,是“流水线”制造成就了他们,把一个复杂的制作过程分成了若干环节,可以让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其中一个步骤的操作,并且熟能生巧,但对义齿修复,尤其是美学修复整体掌控上,远不如国外传统方法培养出来的技师。

 

2.技师工作上的状态又是什么样子的。国外技师一天的工作量我没有具体统计过,但从各种资料显示,应该每天不超过10颗,一般在5颗左右。而在我国技师的工作量可达几十颗至上百颗。劳动强度极大,而对每一颗牙倾注的精力是有限的。这对需要发挥创造力的美学工艺是极大的限制。

 

3.我们在技师培养和工作状态是已经落后于国外了,更让人担忧的是高强度的劳动让技师们无法总结工作中的经验和学习。而且由于工作强度大,有些技师过早的患上了一些职业病,像颈椎、腰椎、肩部的肌肉劳损,视力下降,胃肠疾病,工厂环境不好的技师可能还有患上尘肺、过敏等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很多技师在职业的黄金年龄却干不动了,不得不转行,所以中国技业的职业生涯是短暂的,很难培养出大师级别的人才。

5.webp_副本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很多人会说都是“价格惹的祸”,中国的假牙太便宜,一颗烤瓷牙出厂,除了材料费等各种费用,属于技的工资也就那么几块钱,如果返工了就是赔钱了。但这我们技师也认了,全当练手了,说的高尚点是为人民服务了,虽然人民并不一定领情。但别忘了还有一些高价格的产品呢。也就是现在曝光率很高的出厂价的几百~上千元的假牙,这些牙的利润哪去了?

 

这笔钱技师们您别惦记了,这些都是标记着材料品牌的假牙,什么这块瓦那块瓦的,这个德那个德的,这些都是以材料价值为取向的假牙,这些利润是材料品牌的附加值。可能会有人不懂了,不是制作工艺才是假牙品质的保障。哎,在中国医疗行业这些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一个省会城市的三级甲等医院,一个专家门诊的挂号费只有七元钱,七元钱哪,你真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停车费要几十元钱,而且远到方向感不好的话根本找不到的地步。当然,专家们真的就赚那几元钱吗?那如何养家糊口?只能卖药,当然这属于灰色收入,其最终利益受损的还是患者,这正是目前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因素。

 

记得有位朋友要到医大看病,问我该挂哪位专家的号,我说这科的人我都不认识,你就挑最贵的号挂,你看病看的就是医生,在这里多花点钱值,说不定还能省点药钱。过了几天朋友来电话说挂了一位最贵的教授的号,那位教授就是轻描淡写的给他看了看,连化验都没给他做,开了不到十元钱的药,居然把病治好了。看来,在医生技术指导下的用药才是治病救人,而绑架于药品价格上的医疗技术对饱受病患折磨的百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其实我们的假牙也是这个情况,医生、患者花高价买来的假牙并不一定最适合,为顾客量身打造的产品。

6_副本
什么时候医生可以名正言顺的赚自己医术带来的收入,拿的放心,用着安心。而技师们只能希望人们的价值观发生转变,由材料取向转为制作工艺取向。出现一种以医生技师技术为取向义齿品牌,这个品牌不但可以保障的义齿质量,更让医生、技师的工作价值得到体现,那时技师的工作环境就可以得到改善,可以精心的一天做几颗好牙,可以不断的通过学习,总结经验提高自己的水平,他们可以更好的规划自己的工作前景,不至于在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面临失业的危险。他们甚至可以安顿下来,不在漂泊,过上朝九晚五,两点一线,都市人早已厌倦的幸福生活。他们可以干到很老很老,可以桃李满天下,那些沉淀下来的经验永远是一笔财富。为我们的这个有着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甚至世界人民的口腔健康来做出巨大的贡献。

 

———–文章献给所有热爱口腔工艺的技师朋友和关心他们的人。

谢谢观看!

辅以种植支抗治疗的复杂隐形矫正病例——林政毅医师

 

LOMAS讲师招募活动正在进行,欢迎您来参与,或推荐您认为合适的牙医朋友参与。点击链接填写LOMAS讲师申请

LOMAS在中国的第一场培训将于2016年12月28日在上海举办。届时林政毅医师将亲临指导。

悦牙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大的牙科电商与产品教育平台,将更多国际先进的牙科技术传递给您。

点击链接填写牙科培训问卷调查

相关视频:

德国LOMAS种植支抗钉介绍——林政毅医师

相关文章:

使用微螺钉支抗同时减少垂直尺度和露龈笑(上)

使用微螺钉支抗同时减少垂直尺度和露龈笑(下)

Invisalign和微螺钉支抗在高难度错牙合治疗中的应用(上)

Invisalign和微螺钉支抗在高难度错牙合治疗中的应用(下)